免费SS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我要投稿 | 赞助本站 | RSS
 

freefq.comfree——免费、自由fq——翻墙

困在墙内,请发邮件到freefqcom#gmail.com获得最新免费翻墙方法!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读者文摘 > 江湖险恶

穆斯林难民侵入德国

←分享
时间:2018-05-17  来源:  作者:沈某人 ★推荐请点击G+1→
原题:慕尼黑的墙,比柏林的还高jaz免费翻墙网
到达慕尼黑时依旧是凌晨5点,这飞机出了国也变得准时起来。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这次入关并不像往常那样顺利,破天荒地被边检纠缠了许久,问的尽是一些不痛不痒、不着边际的问题——也许与最近几年欧州不太平有些关系,不过幸好最终还是顺利入了关。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冬令时的德国,黑夜寒冷而又漫长,坐在开往市中心的轻轨上,就算是有暖气,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中飞舞的雪花,依然能感到阵阵的寒意。地面上一层厚厚的积雪,在车厢经过时,掠起一团团雪粉扑在车窗上,瞬间化成水滴,冻在玻璃上像起了雾。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从地铁站出来已是快7点了,雪也停了,天色依旧灰蒙蒙的一片,四周静悄悄的,整个城市像是都还在梦乡中。街上只有我们几个人拖着行李行走,零零星星的雪花偶尔落在脖梗里,让人忍不住打个寒颤,鞋子踩在积雪上发出沙沙的声音,两边光秃秃的树枝在微风中轻轻抖动,狭窄而漫长的道路尽头被黑暗吞噬。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到酒店,还好,这一次没有像上次一样要等到下午3点才能办理入住,酒店早早准备好了房间。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办理入住时,同事在等待刷卡付房费时,不小心把信用卡掉进前台的缝隙里去了,前台值班的德国服务生见状脸色一沉——前台是封闭式的打不开——他半蹲着尝试了一下,发现还是够不着,站起来怒气冲冲地嚷了一句:“你们中国人是不是都是傻子?”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吃了一惊,以前住了这酒店很多次,也遇见过这个服务生很多次,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今天他的火气却有些莫名其妙,他穿着巴伐利亚的传统服饰,帽子上长长的彩色鸟毛随着他的愤怒剧烈地上下跳动。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脸上闪过的一丝不快稍纵即逝,他无法进去前台里,只能求助服务生,于是笑着道歉:“实在对不起先生,能否帮我捡一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德国服务生面无表情地站着不动,但站在他旁边的另外两位服务生,则趴在地上用扫把不停地掏,好半天才终于把信用卡弄了出来,其中一个人的手臂还被刮伤了,同事在一旁拼命地对他们道谢。办好入住后,那个德国服务生走了过来,拿了块士力架递给同事:“对不起,刚刚就是开个玩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接过士力架,嘴张了张没有说话。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那个手被刮伤的服务生热情地帮我们提着两个大箱子,引我们去了房间。我看着他忙得满头大汗,有些不好意思,想自己提行李,但被他拒绝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把我们带到房间放置好行李后,他看着我们,迟疑了一下,还是替那个德国服务生向我们道歉:“刚刚那个人,说话一直都那么直,他们总是很傲慢,看不起外地人。”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这人模样看着不像是个德国人,我便问:“你是从那里来?”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顿了一下,依旧有些迟疑地回答:“叙利亚,来了快一年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望了望我,用中文说:“难怪。”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几天后,我发现酒店房间的暖气居然是坏的。上班前去报修时,前台还是那个德国服务生,他煞有介事地用记事本记了下来,说让我放心,“一天之内肯定能修好”。下班后我回酒店,那个服务生告诉我暖气已经修好了,但是回到房间,丝毫没有暖意。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只好又去报修,第二天下班回来,前台依旧说“修好了”,可房间冷意依旧。耐着性子再问前台何时能修好,回答说,暖气只能让热力公司下周来修——然后我又等了一个星期,房间还是冷冰冰的。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2017年的慕尼黑的冬天奇冷无比,没有暖气实在难以忍受,我要求换房间,前台却借口“没有房间”拒绝了,直到我威胁他们退房,并且要写信到酒店总部去举报索赔,这才勉强给我换了个房间——这时候,从报修到问题解决,已经差不多一个月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长住酒店的其他中国人听说我的遭遇之后,特意跑来安慰我们,说这位德国服务生一直对中国人不太友善,对短期住宿的中国旅客态度还好,但对长住的却十分恶劣。以前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的,不像最近两年这么过份。总之,我们得强硬点,要敢于维权。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几天后,又有一位同事抵达,办理完入住,怒气冲冲地过来和我抱怨:“他妈的!我明明是订的平层的房间,他非要说没有平层,硬要给我跃层。我在他们网站查了一下——明明还有平层!德国人现在怎么都变这样了?”这座酒店的跃层是从负一楼“跃”到一楼,阴暗潮湿, “这一次我真长见识了啊。” 同事恨恨地说。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忍了几天后,这位同事始终咽不下这口气,赔了大笔违约金换了酒店——幸好这笔违约金公司会付——可是我们都觉得他太能折腾、事儿多,反正是出差,忍忍就过去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2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搬离后没过多久,那位同事有一天特意跑回来,神秘兮兮地问我:“周六有难民到达慕尼黑汽车站,你要不要一起去看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不感兴趣,别的同事也劝他别凑这样的热闹,很危险,但他没理,径直走了:“你们不去,我一个人去了啊。”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几天后的周六,他真的去看了,回来之后,兴高采烈地对我们说:“今天场面真大啊,好像政客们都来迎接难民了,好多电视台来了,我好像还看到了国内的媒体,只可惜没有采访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们有些哭笑不得,问他:“有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特别的感觉倒是没有,只有一股特别的味道。”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什么味道,长途旅行的汗臭味么?”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一股亡国的味道,寄人篱下的味道。”他摇摇头,一反常态,一本正经地回答,猜不透他到底是不是在开玩笑。jaz免费翻墙网
慕尼黑的墙,比柏林的还高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圣诞前的周六,我和一个常驻慕尼黑的中国同事,一起去玛丽亚广场拿着委托清单进行大采购。一到周未,仿佛全慕尼黑的人都挤在这里,广场上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的程度不亚于国内春运时的火车站,但与和往年不同的是,广场周边上多了巡逻的警察,也多了些乞讨的人。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慕尼黑这两年好像多了不少乞丐?”我问同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乞讨的人只会越来越多,你也不看看这几年德国接纳了多少难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别乱说,难道乞讨的人全是难民?你这话要是被放在网络上,会被喷死的。”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不是说乞讨的人全都难民,但是工作机会就这么多,人变多了当然就失业的也就越多了,欧州现在也是僧多粥少啊,不然英国为什么要脱欧。”同事撇撇嘴,“高素质的难民都被土耳其截留了,能到德国的难民大多数受教育程度相对较低,低端工作岗位哪能吸收那么多欠教育的难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越说越不着边际,但看似东拉西扯的逻辑,却让我无从辩驳。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你仔细看看,施舍的人几乎都是旅游的人,德国人很少施舍的——德国本地人要乞讨,也都是以卖艺的形式。”同事伸手指了指不远处站着的一个全身涂着金漆、一动不动扮雕塑的人,他前面摆着一顶帽子。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来德国多次了,我确实很少见过德国人会给乞讨的人施舍,但他们却会对卖艺的人慷慨解囊。这两年慕尼黑火车站、汽车站和广场上乞讨的人确实多了些,就算是在冬天,也能看到无家可归的人睡在商场门口。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俩正说着话,一个路边的青年男子伸手拦住我们,用不太流利的英语问我要10欧元。 原本我就很抵触青壮年男子乞讨,再加上他竟然还要求如此高的金额,那种“讨饭佬嫌饭馊”的架势,让我更加厌恶,于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没想到被我拒绝后,他的嘴巴依旧嘀嘀咕咕地说个不停,我以为他有什么话要说,问:“怎么啦?”没想到他竟然开口骂了一句:“F**k Chinese!”——这是我第一次在现实中听到这句话,而且还是骂我自己的,顿时血往头涌,很想冲上去揍他一顿——但一转念,自己身在异国他乡,强龙难压地头蛇,别给自己惹麻烦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笑嘻嘻地看着我:“你和他还真是有缘啊。”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有些恼火地瞪着他:“有个屁缘,我被人骂你还笑得那么开心?”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不就是去年朝我们竖中指的那个难民吗,你忘记啦?”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见我将信将疑,他立马把去年的朋友圈翻了出来,我看着照片,心里更是火大——手机里那个朝我们竖中指的家伙,确实就是刚刚问我要钱的人!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那是2016年9月份的时候,我与这个同事一起在慕尼黑的郊区骑自行车闲逛,看见一排房子,建筑风格很“独特”:一排排木板房,被铁丝网围了起来,规模很大。我觉得很稀奇,因为德国的社区都是开放式的,极少有封闭式社区,于是停了下来想拍几张照片,刚把相机打开,突然出来一个人朝我摇手,我们以为他这是与我们招手示意,于是又往前走了几步。没想到这人嘴里直接嚷嚷起来,我们听不懂他说的话,但他肢体动作似乎是让我们别拍照。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有些不高兴:“这人也奇怪,我们又不是拍他。”但还是放下了手中的相机打算离开,然而那个人又朝我们竖起了中指,同事生气了,拿起相机拍了下来。那人见我们真的拍了照,竟然掏出一把刀,朝我们挥舞着,嘴里嘟嘟囔囔。我们吓一大跳,有些害怕,赶紧骑着自行车走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回到酒店后,我在网上搜索了一下那个地点,发现了大量类似那个“小区”的照片——原来那是个难民安置点。再往下翻,还有女留学生被强奸的新闻,案发地点离我们白天遇到的难民安置点非常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一直以来,慕尼黑的治安非常好,这几年却时有暴力事件发生,在我们上次来德国之前,住在市中心的同事在上班路上,曾在地铁站附近目睹了一位疑似难民正在持刀捅人。据说,德国政府为了保护本地居民,还在新建的难民安置点修了4米高的隔离墙——比曾经的柏林墙还要高1米。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没想到事隔一年,竟然在玛丽亚广场,以这样的形式,又遇见了那个曾向我们挥刀的人。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嫌我要买的东西太多,便先回酒店了,我一人背着包,捏着清单四处乱逛。没多久天就黑了,我看着手中拎着的两个大袋子,长吁一口气——这周的任务总算完成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雪越下越大,雪花扑在脸上凉凉的,慕尼黑老市政厅门前的圣母抱着婴儿耶稣,在暮色中俯瞰整个广场,怜惜地看着行色匆匆的人,可是每个路人都低着头快步而过,并未因她的注视而驻足停留,只有几个游客在拍照时,才笑嘻嘻地抬头,看一眼自己身后的背景。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远处隐隐飘来小提琴的声音,在雪夜中如泣如诉,我摸了摸了口袋,把硬币掏出来,都是两欧的,未免有些心疼。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3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总部在装修,办公室资源紧张,我才在这个工位上坐了两个星期,就有德国同事看中了我的位置,让我换办公室。我不愿换座位,去找负责人,但负责人却顾左右而言他,没办法。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看着一堆文件和电脑,不禁犯起愁来。不曾想换座位的那天,一大早的就来了4个人,没想到拆电脑、搬桌子、搬电脑、搬文件,居然是4人各有分工、各司其职。当一个同事帮我组装电脑时,旁边早早就站着另一个同事,等电脑一装好调试完毕,立刻开始擦拭桌子和显示器,完了之后再喷上消毒剂,非常认真。完成之后,她朝我笑了笑,眼神有些闪躲,我心中闪过一个念头,很想问她求证,但觉得有些突兀而作罢。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等她走后,我问一位德国同事,为什么公司行政分工如此之细?他欲言又止:“这些岗位都是为增加工作机会而增加的,以前根本不是这样,简直是浪费人力资源……”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变化?”我忍不住又追问了一句,他没听明白,一脸狐疑地看着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这几年……你有没有感到什么变化?”我重复了一遍,还是不敢说得太直白,怕引起他的反感。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这几年,嗯……食堂的饭菜贵了好多。”他说完有些不好意思地朝我挤了挤眼睛,轮到我一头雾水。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原来一个人的活儿,现在两三个人干了,你说东西会不会变贵?”另一德国同事解释道。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这才恍然大悟:“我也受到影响了啊……那你是欢迎(难民)还是不欢迎?”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说的是真话,这两年慕尼黑的物价飞涨,以前宽裕的出差补贴现在也开始有些捉襟见肘。可两个同事都仿佛没听见我的问题,没理我。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换了座位后没过几天,办公室的网络又坏了。我打电话给公司IT部门人员请求帮忙处理,没想到他一口回绝:“我今天上完班就要休假了,网络要等我休假回来才能帮你们修。”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看了看时间,才下午1点,于是找其他IT部门的人,没想到同样遭到拒绝,委婉的会表示“现在手头上很忙,抽不开身”,直接的就会说“网络不归我管,这不是我的工作范围”。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一个在国内半小时能解决的问题,硬是让我等了一个多星期,最后还是求助办公室的德国同事,在他的协调下才把网络修好。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圣诞节期间,办公室空荡荡的,德国的同事们早早地就休假去了,其实德国圣诞节法定假只有3天,但前后一个星期办公室基本上是没人的。偌大的一个办公室只有我们一个项目组的4个中国同事在上班,难免有些愤愤不平:“德国人过圣诞节一休就一个月,这项目还要不要执行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人家是休的是年假,你也可以休年假啊。”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们年假一个月起,平时自由延迟下班攒年假,我们工作10多年也才15天年假,我要是在国外就把年假休完了,要用时却没假,那不完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你别扯犊子了,就算给你一个月的假期,项目急的时候,你敢休一个月假吗?估计你连休一个星期的勇气都没有!要是遇上过年,搞不好你初一就来上班了,人家德国人就敢不管,该我休假的时候我就一定要休,管他项目有多急呢,地球离了谁不转?”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圣诞节后上班的第一天,赶上慕尼黑暴雪。早上起来,看着窗外白茫茫一片,我心想:“今天地铁可别又把我们抛在半路!”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地铁果然又中途停了下来,广播里嘀嘀咕咕地说了一大堆,我们听不懂,问旁边的德国老太太,她两手一摊无奈地说:“我也不知道原因,广播里只是让我们下来换乘其它交通工具,附近又没有公交车,我这个星期遇到三回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好在老太太热情地带着我们,绕了一会儿总算找到了公交车站。等车的时候,恰巧遇到公司里的德国同事,知道我们被地铁抛下后,他说:“我在中国待了几年,也很少遇到地铁晚点,就算是高铁也没遇到过。”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老太太听后抱怨:“现在中国有钱了,不像德国,把纳税人的钱都花在安置难民身上,地铁都这么旧了,也不花钱修一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4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在德国的最后两个月,为了完成国内同事交待的采购任务,我几乎每天下班都得去逛超市。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周五晚上快8点,我拎着两大袋重重的奶粉从Muller(德国一家连锁百货商店)出来,饥肠辘辘,懒得回酒店做饭了,干脆就近找家接近中餐的快餐。在车站转来转去,全是西餐店,还都人满为患,只好找了一家“doner kebab”(土耳其烤肉)。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这家店以前没有见过,也许是新开的缘故,店里冷冷清清。我随便选了个座位坐了下来,正想按规矩上前台点餐,没想到老板热情地走了过来,问我需要什么。看见我脚下的奶粉,他笑了笑:“你的宝贝多大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的口音有点重,但是我还是听懂了。我说:“不是给我自己买的,我帮我同事买的,我的孩子早就不喝奶粉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哦,我看很多中国人从Muller出来,都像你一样提着奶粉。”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肚子不合时宜地“咕噜”了一声,我有些不好意思。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你不用不好意思,我们背井离乡来到德国,总是有所求的。”老板两手一摊,耸了耸肩。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不是……”我想解释,但不知从哪开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很快就把“doner”做好了,没想到,当我付钱的时候,他仅仅收了1欧元。我有些意外,问他原因,他笑了笑:“这是圣诞节前给你的特别礼物,以感谢上天给我的机会,以后请多来这里坐坐,我的中国朋友。”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后来,我时常找各种理由带着同事光顾这家店,老板也时常赠送一些小拼盘给我们,不忙时,还会坐下来和我们一起聊天。慢慢熟悉起来,也知道了一些关于他的事情。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的名字对我来说实在难记,依稀记得拼成“kavrak”,发音接近“卡瓦伊”。 我问了几次他从哪个国家来,但他始终缄口不言,似乎对自己的身份讳莫如深,只说早先在自己的家乡也经营着一家上规模的餐馆。还说自己很早就预料到了会有战乱,所以拼命地赚钱。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2010年那场席卷阿拉伯世界的政治运动之后,他便下定决心离开家乡,在战争爆发之前,带着家人早早地逃离故国,经过几年的折腾、辗转了七八个国家,最后才定居在德国。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问他是通过什么途径来到德国,他有些回避这个问题,可我很想知道。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反正过程九死一生,而且花了不少钱,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我总算实现了自己的‘德国梦’……其他人就没有我幸运了。”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含糊地回答了我。停顿了一下又说,“路途上所经历的,比地狱还恐怖。”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他边说边皱着眉头,与年纪不相符的皱纹挤在一起,犹如蚀刻的一般,脸上浓密的络腮胡随着他的呼吸微微颤动。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后来在德国政府的帮助下,我凭借自己的手艺和积蓄,在这个最繁华的地方开了一家快餐店,虽然这间小小的门店承载着好几个家庭的生活收入,但比起其他人来,我已经非常幸运了——比以前的生活稳定,比以前的收入高。最主要的是,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虽然累些,但是生活总算是有了希望。”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说到这里,他紧锁的眉头舒缓开来,笑了笑,朝他妻子看了看,他妻子正在忙碌地准备烤肉,根本无暇留意我们的对话。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不过在这里,也时常会感受到些异样的目光,很难融入本地人的群体当中去,不过越来越多的老乡来到这里,渐渐地也不再那么孤独了——当然,我也不和他们一起玩,住的地方也相隔很远。”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这几年,确实如他所说,德国的地铁上越来越常见他的同胞,很容易分辨出来。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时常想念我的家乡,但我这辈子绝不会回去了。”说完,他有些不安地看了我一眼,“死也不回去了,没有什么比生存更重要。”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我曾经问他,假如有机会愿不愿去中国?他犹豫了一会儿说:“可能不会吧,中文太难学了。”说完,他便不再说话,陷入长长的沉默中,过了良久,有人过来买面包,他歉意地对我笑笑,起身去招呼,我起身告别。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离开慕尼黑的当天,我本想去与他道个别,可当我看着店铺紧闭的大门时,才反应过来——周日人家是休息的,并不像国内的快餐店一样全年无休。坐在驶往机场的轻轨上,又隐约听见了连绵不绝的烟花声,到了一个车站后,一群孩子拖着圣诞树嬉闹着冲进车厢,乘隙而入的团团雪花也涌进了车厢,空气中散满了幽微的松脂香,我仿佛看见,享用了凡人供奉的众神,醉醺醺地躺在圣诞树上,摇摇晃晃准备给人间送去希望。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突然间,这次到慕尼黑,从开始到现在的疑虑和不快,一扫而空——我离故乡越来越近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后记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回国之后,我委托再去慕尼黑的同事,带了些早春下来的茶叶送给饭馆老板以示感谢,可同事说,礼物被他拒绝了。同事拿着手机里我的照片给他看,没想到,才3个月不到,他就完全记不起我来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同事问我,是不是记错地方或者记错人了?jaz免费翻墙网
jaz免费翻墙网
但我确定我没记错。jaz免费翻墙网
来自http://renjian.163.com/18/0508/16/DHA3A9HE000181RV.html

顶一顶请点击右边G+1

分享到:

来顶一下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欢迎评论:免登录,输入验证码即可匿名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推荐资讯

Inf VPN - FREE VPN直接下载链接
Inf VPN - FREE VPN直
Xndroid:基于XX-Net与fqrouter的代理软件
Xndroid:基于XX-Net与
VPN Turbo免费无限流量VPN代理网络加速器
VPN Turbo免费无限流量
翻墙利器蓝灯Lantern更新至3.7.6
翻墙利器蓝灯Lantern更
相关文章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

翻越防火长城,你可以到达世界上的每一个角落!

Across the Great Firewall, you can reach every corner in the world!

管理员精中特别提醒:本网站域名、主机和管理员都在美国,且本网站内容仅为非中国大陆网友服务。禁止中国大陆网友浏览本站!若中国大陆网友因错误操作打开本站网页,请立即关闭!中国大陆网友浏览本网站存在法律风险,恳请立即关闭本站所有页面!对于您因浏览本站所遭遇的法律问题、安全问题和其他所有问题,本站均无法负责也概不负责。

本站严正声明:各位翻墙的网友切勿将本站介绍的翻墙方法运用于违反当地法律法规的活动,本站对网友的遵纪守法行为表示支持,对网友的违法犯罪行为表示反对!

网站管理员定居美国,因此本站所发的翻墙软件及翻墙方法都未经测试,发布仅供网友测试和参考,但你懂的——翻墙软件或方法随时有可能失效,因此本站信息具有极强时效性,想要更多有效免费翻墙方法敬请阅读本站最新信息,建议收藏本站!本站为纯粹技术网站,支持科学与民主,支持宗教信仰自由,反对恐怖主义、邪教、伪科学与专制,不支持或反对任何极端主义的政治观点或宗教信仰。有注明出处的信息均为转载文章,转载信息仅供参考,并不表明本站支持其观点或行为。未注明出处的信息为本站原创,转载时也请注明来自本站。

鉴于各种免费翻墙软件甚至是收费翻墙软件可能存在的安全风险及个人隐私泄漏可能,本站提醒各位网友做好各方面的安全防护措施!本站无法对提供的翻墙软件、应用或服务等进行全面而严格的安全测试,因此无法对其安全性做保证,无法对您因为安全问题或隐私泄漏等问题造成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

650 Castro Street, Suite 120-219 Mountain View, CA, USA, 94041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本作品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